Genz Benz Shuttle 6.2-12T Combo 评测

Genz Benz Shuttle 6.2-12T Combo
Genz Benz Shuttle 6.2-12T Combo

 

Genz Benz推出Shuttle系列6.0的箱头,其超轻质、便携、600瓦大功率输出的特点,以及出色的声音表现,可以说在当时重新定义了贝司音箱的新标准,并且Shuttle系列凭借多个型号的箱头迅速在分体音箱市场上也占得了不错的市场份额。当然,Genz Benz没有停止推出新产品的步伐,也是时候给这堆旧产品线更新换代的时候了——Shuttle 6.2在2012年诞生了。最大功率为900瓦的Shuttle9.2箱头也同时推出了市场。

Continue reading “Genz Benz Shuttle 6.2-12T Combo 评测”

Genz Benz Shuttle 6.2-12T Combo 评测

Gold Cage 乐队:我们都困在一个金色的里

香港曾经有一支独立乐队叫False Alarm,他们有一首歌叫“Golden Cage”,歌词里表达了城市人的光鲜外表下却处处都有着不可避免的束缚,现代的人们看似有着很多的选择,殊不知却渐渐被困在一个金色的牢笼里。广州乐队Golden Cage的取名灵感便是来自于此。

Golden Cage乐队2003年由鼓手Ken在暨南大学成立,后来吉他手兼主唱陈翔以及2004年贝司手阿坤加入乐队,形成了保持到现在的固定阵容。富有个人特色的吉他演奏、强烈的Funk律动、节奏感强烈的贝司&鼓搭配,是Golden Cage的音乐给人的最直接感受。传统三大件乐队——吉他、贝司与鼓,简单直接却并不粗暴。

在2013年的9月2日,我们在主唱陈翔家的排练房见到了乐队三子,这是他们自8月24日后的第一次排练;在24号那一晚,他们在广州SD Livehouse举办了纪念军队成军十周年“Nice to Meet you”专场演出。

 

“没想过要从音乐中得到什么”

“那晚大概去了200多人吧,我们一路走来有一班一直支持着我们的朋友,真的非常感谢他们。”

陈翔回忆专场那晚时的感受。

十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谈起十年前和现在,吉他手陈翔,包括贝司手阿坤及鼓手阿Ken,他们甚少提到“坚持”两字——是的,既然是做一件自己喜欢的事,又何需刻意摆出一种“坚持”的姿态,不是吗?

“我现在的心态(和十年前比)其实没有什么不同,我一直没特别想从音乐中得到什么。”陈翔说。

在去年3月,Golden Cage碰到了建队以来最大的危机。

“那时我觉得乐队应该要往更好的方向,而非像以前那样。”鼓手阿Ken说道。而陈翔和阿坤则不认为这样是对乐队最好的,因为这将牵涉他们的家庭和工作,大的改变显然不现实。谈判破裂也最终导致Golden Cage去年的解散。

乐队解散后,他们三个人也都没有闲着。陈翔在一家签证公司就职,工作之余和妻子小丽组了一支名为“SmellyHoover”的夫妻档乐队;阿坤本身在广州某知名乐器经销商工作,晚上也忙于各种演出跑场;而阿Ken更是一名全职的鼓手,“鼓痴”是圈内好友给他的朵。总而言之,乐队的解散并没有让他们三个停止与音乐轮流发生关系。所以在今年上半年,Golden Cage的重聚也看起来没什么意外。

 

关于音乐

Golden Cage十年出了两张专辑,《Golden Cage》(2007)和《How to Grow Old Gracefully》(2011)。第一张的乐队同名专辑《Golden Cage》让他们被广州乐迷定位为了一支Funk乐队。

“当时乐队开始的时候只有我和另一名贝司手,你知道,鼓手和贝司手在一起一般不会说想玩朋克、玩后摇什么之类的吧,肯定是得有比较好的互动的,所以很自然地就玩funk了。”在广州生活多年的鼓手阿Ken,偶尔操起的国语还夹杂着淡淡的台湾腔。Buddy Rich和Tool乐队的Danny Corey给了他很大的影响。

陈翔则表示其实一个乐队被贴上标签并不是好事,标签会把你的路变窄,对于乐队他希望不仅仅只有Funk。这一个想法,从Golden Cage的第二张专辑《How To Grow Old Gracefully》便可见一斑。这张专辑从以往的Funk Rock转变到更多元素、更无拘束的风格,而不是简单地对自我的重复。

熟悉Golden Cage的乐迷们都知道,他们的歌曲绝大部分都是以英文作词的。而这张专辑的结尾曲“青春而立II”则是Golden Cage目前唯一一首以粤语演唱的歌曲。

“我觉得英文歌词更容易表达我的想法。如果有那么一首歌让我觉得粤语,甚至是普通话能更适合地表达出我的想法的话,我肯定会用。”主唱陈翔的解释很简单。

“之前有某些乐评人点名批评了一堆以英文创作为主的乐队。我也不懂别人是怎么想的,其实只要花点心思听听我们在唱什么,就知道我们不是言之无物。”

 

“god damn firewall”

Golden Cage乐队从十年前取名自香港乐队False Alarm的一曲“Golden Cage”,到十年后 “NiceTo Meet You” 的专场,他们的音乐一直在表达对生活、对城市、对现实的思考。人一世,物一世,我们是要为房子为车子为所谓的“成功”无为地过一辈子,还是想要带着美好的回忆“优雅地老去”?这个问题,他们一直在拷问着自己,也在拷问着我们。

除此之外,他们的音乐还不多不少地表达着他们对社会的一些期待与批判。

“‘Teenage Rebellion Shuffle’这首歌里说的‘goddamn firewall’应该和我想的那个是一样的吧?”我问道。

“哈哈,应该是吧!”

“你觉得对于这个社会我们可以做的是什么?我们可以改变它吗?”我继续问陈翔。

“我觉得我们能做的就是要更多地去表达自己的想法,并且要更主动地去获取你想要的信息。我们觉得现在的年轻人总是活得太被动,他们不应该还过着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日子。”

(对于这里说的“衣来伸手,饭来张口”,我的理解是:“他们教你什么,你就学什么!”)

 

乐队设备

老实说,去看看吉他手的那把秀色可餐、散发着菠萝油香味的52’ Telecaster也是我这次采访的主要目的之一。

这把52’是陈翔和阿坤一起从香港购回,Golden Cage两张专辑的吉他部分都由她完成。吉他效果器链上,陈翔的设置也并不复杂,用TC Sparks做激励,接Lovepedal过载单块,这便是乐队吉他音色的主要构成。之后有一个BOSS LS-2线路切换器,线路一接入音箱,线路二连接了TC调音表和空间类效果器。具体可点击查看大图:

贝司手阿坤用的是一把Fender P/J混合型贝司,同时,效果器方面是EBS Multicomp压缩>MXR EQ均衡> SansAmp Bass Driver 前级DI效果器。阿坤说他最喜爱的贝司手是Flea。

 

Ken的鼓设置则更显简洁,Gretsch地鼓、军鼓、嗵鼓各一个,踩镲、吊镲、炸镲各一个。有限的设备往往更容易让人创造出无限的可能性。

%e9%bc%93

乐队生存与推广

在去年,音乐人攻略网站发布了一份名为《2011音乐人生存现状调研》的调查报告,其中几个让人关注的数据真的是说多了都是泪:受访音乐人中超过70%是完全独立;约55%的受访音乐人每月从音乐中获取的收入低于500元,其中36%是几乎没有收入的。

许多像Golden Cage这样的独立音乐人当初之所以玩音乐,出发点很简单,就是喜欢。但是如果你要让他们把这当成一门生计,估计没有多少人能有这样的勇气;事实上,就算有这样的勇气,留给他们的路也并不多。

“我觉得靠音乐赚钱和靠手中的乐器赚钱是两码事。在广州也有不少音乐人是靠着每天晚上跑场做演出来养活自己的(例如阿Ken),但是你说靠所创作的音乐卖钱过日子的,在我们圈子里确实没有见过。”陈翔说道,“而且乐队的推广与宣传这一块,真的是我们软肋。我们也不知道从哪里做起。豆瓣、微博、MySpace基本上就是我们能做的事情。”

在2013年9月,Golden Cage乐队决定和合拍音乐合作,借助合拍音乐的平台把自己的作品分销至国外众多的音乐平台,包括eMusic、Thumbplay、iTunes、Amazon Mp3、DMS、Spotify、Deezer等等。

“我觉得合拍音乐在做一件很了不起的事,这是我们从来没有想过的事情。”

希望这一步能让Golden Cage乐队有更好的发展,也希望这是有才华的音乐人可以选择的一条路。

 

采访:杰佬,elise

文:杰佬

图片:杰佬,Golden Cage

Gold Cage 乐队:我们都困在一个金色的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