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想起弹贝司的阿董

老王说他曾经喜爱的人死了。我不知道怎么安慰,这是写给他的。我想起了我的朋友阿董。

以前住大院里的一个从小玩大的小伙伴,我们叫他阿董,大我三岁。一帮人从小学到高中都一起打球踢球啊爬山啊各种疯。很记得小时候一次我的生日聚会,所有小朋友都来了。阿董的礼物很特别,用作业本的纸包着一堆四驱车的齿轮、传动轴什么的零件送我,其他小朋友都笑他,不过我超级喜欢,感动死了,我的四驱车型号是黑蜘蛛,他的是前驱的巨无霸。

后来来广州读大学,玩了乐队,阿董在家里上大学,他那会刚好也弹贝司,所以放假回家就和他一起玩。太苦了,有个暑假,天气奇热,他每次在排练房排完都要把那大贝司音箱搬回家,说要继续练,我也服了,每天就和他一起搬音箱跑排练房,还不舍得打车,特别烦。这次完了之后也没和他一起练过了。后来大学毕业后就更很少联系了,事实上阿董这人也比较孤僻,也不会主动联系人。

两年前一次回家听我妈说,“那个阿董上个月死了,听说是一大早上从家里阳台摔了下来。”

我当时也没什么感觉,就是有点懵逼。当天晚上做了很长时间的噩梦,也忘记有没有哭了。醒来的时候枕头都湿了的,满头是汗,觉得自己就像死了一回,然后又活过来了。现在想起他的时候就听听Beyond,还有Coldplay什么的,我们以前一起排过的歌。

我觉得吧,这些活久见的事只可以有一个用处,就是像你说的那样,告诉我们要让自己更好地活着。

 

psu

阿董,愿你在远方安好。Rock on!

今天想起弹贝司的阿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