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 King Crimson 鼓手 —— Gavin Harrison

“很多东西并不是原本就存在的,你总需要自己制造出来。”

——Gavin Harrison

本文所有图片由摄影师小梅拍摄。

来自英国的Gavin Harrison是一名非常独特的鼓手,他极强的创作力似乎与生俱来般地流淌在他的血液里。他可以轻松自然地制造新的素材,无需绞尽脑汁的过程便能融进自己的音乐中。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他便开始为各种艺人当伴奏鼓手出现在各大现场,其中不乏Iggy Pop、Claudio Baglioni等大牌音乐人。除此之后外他参与录制的录音专辑数量超过120张。在2002年加入了英国著名前卫摇滚乐队Porcupine Tree,Gavin Harrison在39岁的时候第一次成为了乐队中的一员;在2007年开始至今,他还担任了另一支前卫摇滚乐King Crimson的客席鼓手,并与乐队以双鼓手阵营一起巡演。成为“乐队人”之后,Gavin Harrison的名声也逐渐建立了起来,从2007年到2010年连续四年他获得了《Modern Drummer》杂志读者评选的“最佳前卫摇滚鼓手”。

2012年2月,Gavin Harrison与贝司演奏家05Ric推出了他们的第三张合作专辑——《The Man Who Sold Himself》,“在这张专辑里我们继续探索着鼓点节奏和旋律的可能性,我相信里面的节奏概念是我与05Ric的多次合作中最疯狂的一次”,Gavin如是评论道。豪不夸张地说与Ric的合作是Gavin Harrison的创作灵感得以极致迸发的机会,在他的鼓点里你仿佛可以体会到乐器的无限可能性。他就像个魔术师,让你感到你听到的并不是你看到的。

最近Gavin的drummer clinic巡演到了北京,在愚公移山我们见到了他。

采访/杰佬&Dushroom  文/杰佬   图片/小梅 采访时间/2012.10.25   地点/北京愚公移山

 

在成为Zildjian代言人之前你就有买他们的镲片是吗?

G:是的,成为代言人之前我一直有买Zildjian的镲片。因为我很喜欢Zildjian镲片的音色,非常悦耳,而且它多样化的功能也很适合我的演奏风格。

你在镲片上有什么追求?

G:Hm..我希望我的镲片能带来不同的音色,有更多的声效,我希望可以的话是三维的而非只有单维。你可以在演奏中加入牛铃,加入吊镲,并且用不同的方法敲打它们,创作出不同的音色。

在你的设备单中显示,你使用不同系列的Zildjian镲片,包括A, A Custom, K, K Custom, Z等多个系列。你是怎么从众多镲片中选择合适的那一片的呢?

G:是的,几乎所有镲片我都用。我不会固定地只用一种镲片;事实上我所用的这些镲片的声音我都很喜欢。无论是Z系列还是K系列,对于我来说只要我觉得它的音色好听,并且适合我的演奏,我就会用。一些镲片的音色可能会太暗或者过于地亮,但是Zildjian大多数系列的镲片对我来说还是挺不错的,他们的结合起来的音效也不会很怪。

在同一套鼓中也会使用不同系列的镲片吗?

G:是的。

你更换镲片的频率高吗?

G:我自己有很多镲片,如果是录音的话我可能会更换踩镲或者吊镲,取决于哪块镲片会更适合所要录制的歌曲。我家里放着许多Zildjian的镲片,当我听完一首歌之后,我会决定合适的踩镲、合适的吊镲,甚至中国镲。在录音过程我可能会为每首歌都更换镲片;而现场的演出包括今晚的我会选择能适用于多种风格的镲片,因为你会听到我会表演多种风格,包括爵士乐、前卫摇滚、重金属等等。

能说说在你踩镲旁的五个小铃铛是怎么回事吗?

G:大约在25年前我很偶然地开始尝试使用一些小型的镲片。我有一些坏掉的镲片,然后我把坏掉的部分剪掉,而且会形成不同的形状。我把这些镲片送去了Zildjian在美国的工厂,他们把音色复制出来,最后造出这几个小玲铛。

除了音乐,你的动手能力和创造力也非常强。

G:是的,包括镲片,哈哈。很多东西并不是就原本就存在的,你总需要自己制造出来。

Zildjian Gen16

你试过新的Gen 16了是吗?

G:是的,在今晚的演出我会演示Gen 16的音色。对于我来说更多是和传统的镲片的脱离,你可以在Gen 16上做出传统镲片无法复制的效果。

你会考虑在自己的录音中时用Gen 16吗?

G:我本身并不玩电子乐,但是如果我要用到更电子化的音色的话,是的,我会考虑使用Gen 16,你可以用它的音色做出意想不到的效果。

你的意思是说它更适合于演奏电子音乐?

G:它可能适用于任何的风格的音乐。电子乐最好的搭配是和电鼓在一起,但是很难想象在电子鼓上的橡胶的镲片上演奏会有什么乐趣可言;而Gen 16 的音色就很好,它的镲片是真的,打击的感觉也非常好。

在你的设备中你分别用桦木腔和枫木腔的军鼓,这两种军鼓你是怎么选择的?

G:当我和我的乐队Porcupine Tree,我会用14*5桦木腔军鼓,但在旁边我会同时放一个12*5枫木军鼓。我喜欢14寸的桦木腔军鼓,但是12寸的话是完全不同的音色,所以不太常用。像今晚的教学演示情况我会选择12*5的军鼓。

金属腔军鼓呢?

G:我并不经常用金属腔的军鼓,但我不会说不用。我只是更喜欢木制的军鼓。

鼓的音色你是喜欢更沉一点还是亮一点呢?

G:我更喜欢枫木腔的套鼓,它们听起来更明亮一点,音头更多更清晰,颗粒感更强,而且Sonor的鼓腔会相对小那么一点,所以鼓皮能和鼓结合得很完美。比如说一个规格为标准10英寸的鼓腔,有时会很难把同样尺寸的鼓皮完美地装上去;而Sonor的则约是大概9.9或9.8英寸,相对地小一点,而这样的话鼓皮调整起来就非常地舒适。

 

Gavin Harrison in Yugongyishan livehouse 2012

“出名并不是我现在特别想要的。”

你有自己的录音室对吧?你的所有录音作品都在那完成的吗?

G:是的,我在伦敦有自己的录音室。并不是所有,但许多专辑都是在那完成的,包括三张Porcupine Tree专辑的鼓便是在我自己的录音室完成的。和Ric合作的个人专辑以及我们的排练也是在录音室中完成。

在你的鼓教学巡演中,你是按照固定地套路去演示呢还是说即兴成分比较多?

G:我有许多歌可以演示,一些是与Ric合作时的曲子,一些是Porcupine Tree的歌,一些是比较前卫的,一些则是偏爵士风格的。如果观众有疑问的话,例如有人会问关于双踩的技巧、鼓槌的使用,我便会即兴地演示,那部分是每次演出都不同的。

在演出前你会做热身吗?你是怎么做的

G:我会练习一些基础练习,例如我经常做的是在打击垫上练习敲打两根鼓槌,有时你很难让鼓槌同步落下,发出一个声音(Phasing sound)。我会做这个来调整状态。

你的父亲对你的影响大吗?

G:是的,他曾经是一名爵士乐的小号手,他也打鼓,我从小就听很多他的音乐和他收藏的爵士乐,是的,他对我的影响很大。

你在多少岁的时候就开始想要成为一名鼓手?

G:6岁。

你有想过要组一支摇滚劲旅,成为一名摇滚明星吗?

G:噢不,我不想成为一个出名的音乐人,我只是出于喜欢音乐才成为音乐人的,你知道出名并不是我现在特别想要的。

在King Crimson乐队中你是怎样和其他队员一起合作的?我想要在一支有两个鼓手的乐队里演奏应该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G:King Crimson的另一名鼓手,Pat Mastelotto,我们一支合作得很密切,我们想达到1个鼓手有四只手四只脚的效果,而不只是一起打着同样的节奏。我们力求把两套鼓在台上的优点发挥出来,力求让来自两套鼓的声音听起来像是来自一个鼓手。所以我们在经常会仔细听我们的排练录音,分配好各自的部分,例如有时Pat演奏贝司鼓、军鼓和节奏镲的时候,我这时就会演奏踩镲以及嗵鼓;或者是我演奏炸镲和军鼓的时候,Pat就演奏贝司鼓和踩镲,诸如此类的。

鼓的编配意见上一般是你做主导吗?

G:不是的,我们俩各占50%吧。

你之前获得过《Modern Drummer》评选的最佳前卫摇滚鼓手,而且是难以置信的连续4年。

G:是的,这挺让人高兴的。当然它不能证明你是最好的鼓手,我觉得这只能说明我是那时最受关注的前卫摇滚鼓手。我不觉得我是最棒的什么什么鼓手,我也不认为世界上有所谓的最好鼓手这一回事,这都要按具体情况而定,就像你要说谁是最好的爵士鼓手,是Art Blakey吗?Buddy Rich?还是Max Roach或Tony Williams?你根本无法比较,这种比较挺傻的,只为逗读者开心而已。

在David Letterman开口秀上的表演中,你用一根管朝地鼓吹气,你是在干嘛呢?

G:你可以听到随着我吹气,地鼓的音高也在不断地变化,这是个很好看也很好玩的技巧。当然这不是我发明的,我是在其他人的演出中看到的。随着我那时是被邀请去David Letterman开口秀上做一个鼓Solo表演,一共只有3分半钟,所以这有点难度。我在想这么短的时间里呈现怎样的表演给500万电视机前的观众,不止要即兴的演奏,更多地要考虑可观看性,这是个挺好玩的事情。

你最喜爱的鼓手是哪一位?

G:哈哈,我没有最喜爱的鼓手,我听很多鼓手的音乐,但要比较都在做同一种事情的人真的挺难的。

或者我这样问:谁影响你最多呢?

G:Steve Gadd、Jeff Porcaro、Simon Philips、Stewart Copeland、Billy Cobham、Steve Janson…很多很多,我不会只有一个所谓的“偶像”。

 

Gavin Harrison drumset
Gavin Harrison 当晚的 drumset。摄影师:小梅

“创造力是一个鼓手的很重要的品质”

在2007年你和贝司手Ric开始长期合作,你的这些个人发展相对你在乐队中鼓手的身份是否会给你有更大的创作空间呢?

G:与Ric的合作确实让我有机会去创作更“古怪”的鼓节奏,或许那些节奏对于其它乐队来说很“古怪”。大多数的创作灵感是从鼓的灵感开始的,在我的录音室里开始。如果我敲出了一个我从来没有听过的节奏,我会很高兴,然后开始用这个节奏开始写歌。有时候很难能做到独一无二,有太多的鼓手已经创作出许多非常棒的作品,至少对我来说新的东西是很重要的,所以我总是希望能创造出新的素材以及新的技巧。在和Ric合作专辑里的许多鼓节奏都是许多非常独特的,融合我个人的许多个性在里面。

正如我之前所说的,你是一位非常注重创造性的鼓手。

G:是的,我更喜欢另类的想法和灵感,那些体现速度、力量的技巧并不会让我感到惊喜,因为只要你有充足的时间练习,你就能打得很快。但是创造性的想法是非常特别的,这比追求速度更重要,一个好的想法会让我更高兴。 

那么和Ric之间你总是扮演提出“好主意”的那一个?

G:是的。

你的灵感多数都来自录音室吗?

G:是的,我们会先即兴演奏,也许20分钟,也许半个小时,也许3个时,如果觉得哪一段好听,便会录下。有时我不知道这是什么节奏,我不知道拍子是多少,我会在之后通过录音去理解这些节奏。

所以具有创造力是一个鼓手很重要的品质是吗?

G:这是绝对的! 

那么你的“节奏设计”是怎么和Ric的贝司是互动配合的呢?

G:一般我会先录下我的鼓节奏小样,会加入一些贝司、一些吉他,然后寄给Ric,他会修改贝司或者吉他,而且我希望我们的作品是有人声有歌词的,并不是单纯的乐器演奏,因为纯乐器的话就会有点向Jazz Fusion的方向发展,而那不是我想要的。当你年纪越来越大的时候,你就越来越清楚你不想要的是哪些东西。会有长长的一张单列着,我不想做的音乐史怎样的,不想要鼓solo、不想要这样的节奏…

也就是说你清楚地知道你想要的是什么?

G:不,我不知道我想要的是什么,哈哈,我知道我不要的是什么。摆在眼前的是一条路,我站在起点,但是我看不到尽头的那个我想去的地方,但是我能看到眼前这些我不想去的地方,我会一边走一边拒绝,最终达到目标。这不是一条平坦的大道。 

你是什么时候开始有录制《The Man Who Sold Himself》这张专辑的想法?和上一张《Circle》有什么不同呢?

G:每一张专辑的推出我们都希望能有所进步。我认为我们不是在推出相同的唱片,也不想像绕圈那样做着相同的事情。《The Man Who Sold Himself》比《Circle》和《Drop》(与Ric合作的第一张专辑)比起是一个进化,在歌词中我们有谈论全球经济危机、人性的贪婪……

谁负责写歌词?

G:Ric写的歌词,但我们一起谈论整个主题。当一首歌被赋予了主题或者概念的时候,创作起来会更简单。《The Man Who Sold Himself》这个名字其实是来自封面那副画的标题“The Man Who Sold Himself”,我看到这幅画以及标题,我和Ric说,这张画真不错,我们或许加入到我们的专辑和歌词中,我们可以谈谈美国的次贷危机、全球经济危机、人性的贪婪,你知道有的人甚至会出卖自己的至亲,人类是肮脏、可耻、邪恶、无稽的。所以如果有个概念的话,专辑制作起来会更容易。

怎么体现呢?

G:就是有一个范围的控制(Gavin说的是Limitation),这样你可以更具创造性。例如有人让你像Terry Bozzio那样演奏一段鼓Solo,你要怎么开始?Terry确实很强,但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开始,但是要是说只用贝司鼓和军鼓演奏,然后你就得想要怎样打才能更有趣,有了限制你可以发挥你的无限的创造力,你可以打复合节奏,你可以打齐奏,很多很多……如果没有限制,你可能根本就不知道从哪开始和结束。

确实,你有一首歌是只用镲片完成的,当时的灵感是怎样的?

G:有一天我拿起一块镲片,直接用手敲了起来,然后又尝试了其它的镲片。之后我就想我可以把这个拍下来,只用双手,不用鼓槌。我把视频做成9格,每一格里我敲的镲片和节奏都不同,而且打法是怎么古怪怎么打,哈哈,例如其中一格我会把镲片突然放进水中,形成很独特的衰减。最后把它们组合起来,形成一首4分钟长的歌曲,整个过程花了大概两个月左右。你可以再Porcupine Tree的DVD里看到这首歌。

Gavin Harisson

So amazing!作为Porcupine Tree和King Crimson乐队的鼓手,你是怎么理解前卫摇滚节奏的?

G:说实话我不知道什么是前卫节奏(Progressive Rhythm),我不知道什么是“前卫”,节奏就是节奏,音乐也只有好和坏之分,我不会考虑这音乐是爵士,还是死亡金属,或是雷鬼,对我来说只有好、坏之分。

 

你不喜欢贴标签。

G:是的我不喜欢标签,那是一种桎梏。

那我猜你也不喜欢别人给你贴标签?

G:是的,我只是一个鼓手,而非“前卫摇滚鼓手”或“爵士鼓手”之类的。说回《Modern Drummer》杂志的“最佳前卫摇滚鼓手”奖,对我来说其实挺滑稽的,这只是因为Porcupine Tree是被认为是一支前卫摇滚乐队,而我只是简单的一名鼓手,节奏于我而言是一种优美的语言。

在作为Porcupine Tree乐队的鼓手之前你一直是一名类似自由职业的鼓手,刚开始成为乐队成员的时候会不会觉得有点难度?

G:是的,确实会是个挑战。我从来没在乐队里待过,感觉非常不同。

正如之前说的“创作空间”,在乐队中还能保持着自己的创作灵感吗?

G:我们都会有自己创作灵感!但是,在乐队中你还要学会妥协,因为我们有四个人。有会出现一个东西三个人喜欢,但最后一个人不喜欢,那个就要妥协,“OK, 就按你们说得弹吧”,哈哈。

“妥协”对你来说难吗?

G:嗯,我宁愿不妥协,哈哈,但是你要在乐队里生存就得保持好的关系。就像男女之间,就得学会互相妥协,不然你会过得很惨。

有人觉得你是一位极具影响力和启发性的鼓手。

G:有人能这么说当然很好,但是启发别人或影响别人不是我打鼓的目的。

那么你的那些鼓教学DVD呢?

G:是的,如果有人看了那些教学视频之后得到启发,我会非常高兴,但是我之所以录制那些DVD的更大原因是为了把我过去的创作思想和灵感都记录下来,我可以把脑袋的硬盘腾出来,装入新的东西。

未来有什么计划?

G:许多计划,会有许多乐队伴奏工作,还会有一个大型爵士乐队的录音。

有什么话想对中国的鼓手和音乐人说的吗?

G:这是我第一次来中国,希望下次能和我的乐队Porcupine Tree一起与大家再会!

专访 King Crimson 鼓手 —— Gavin Harrison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