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华南理工大学校友高尔夫球队的队长刘恕

DSC_2215副本

在2014年的圣诞节过后第二天,我们见到了华南理工大学校友高尔夫球队的队长刘恕。

2004年在广东肇庆,刘恕第一次拿起高尔夫球杆。球杆是一位华工的校友送的。在此之前,刘恕打过网球,打过羽毛球,技术在华工校友中也属佼佼者。他连续试挥了三杆,小白球一动不动躺在球tee上,似乎在嘲笑着他。这或许是大多数人第一次打高尔夫球时都得经历的挑衅吧。

刘恕的征服欲望一下子就被点燃了,从此一发不可收拾。

 

从联谊会到“精子队”

高尔夫球与其他球类运动不同之处,在于它更多的是和大自然的比拼,是自己与自己的较量。相比起羽毛球和网球,高尔夫球吸引刘恕的除了它本身所提倡的“GOLF”之外,还有就是高尔夫球是可以具体‘量化’的。一个人什么水平,直接看杆数就能知道。至少对刘恕来讲,他喜欢这样不断地挑战自己。

1989年,刘恕以硕士学历从华南理工大学无线电系毕业。曾经担任研究生会副主席的他一直和校友们联系密切。在迷上了高尔夫球之后,刘恕很自然地就有了组建校友球队的想法。为了更好地组织比赛和活动,在他和几位球友兼校友的带领下,华南理工大学校友高尔夫俱乐部在2009年应运而生。

“在我们俱乐部初建的时候,暨大已经有OK队,中大也有几支队伍,我们这几支球队的成员也会有聚在一起打球的时候。所以在这个基础上,我们便开始琢磨着要发起这样一个能让我们学校与学校之间的高尔夫爱好者一竞高下的平台。”

在2010年,作为发起人之一,刘恕联同中山大学、暨南大学这两所高校成功地举办了首届广东高等院校“翰林杯”高尔夫精英赛。到了2014年的第五届比赛,参赛的高校校友球队已有15支之多。

如今华工校友高尔夫俱乐部会员已有100多人,其中最活跃的队员包括二十多名球技相对精湛的精英分子,队员成绩基本以单差点为主。刘恕戏称其为“精子”队。

这群活跃的“精子”,在2014年12月刚结束的第五届“翰林杯”高尔夫精英赛上,以总杆709杆的成绩获得第一名,连续第二年获得比赛的冠军,也是五年里他们第三次夺冠。

 

集体荣誉感胜于个人成绩

在中国,职业球员有两种,一种是单干的,自己找赞助,自己出钱打比赛,像打网球的李娜;另一种就是举国体制下国家出钱圈养的球员。

而业余球员也可分为两种,一种是广大高尔夫球爱好者,另一种是相对于职业球员而言、比高尔夫球爱好者更专业一点的球手。他们从小接受专业培训,以转职业并参加职业赛事作为自己的主要目标。

而刘恕与他的球队,毫无疑问属于第一种。平均年龄四十岁以上,事业有成,时间充裕,有经济基础,这一类人群可以说是目前国内高尔夫运动人口的主要组成部分。“我们与其他业余球队不同的是,我们享受过程,有自己的目标,对技术、球品有追求;更重要的是,队员们非常注重感情的培养。”

作为业余球队一路走下来,打比赛,拿冠军,刘恕认为取得这样的成绩和队伍的团结有极大的关系。“我们有组织,有核心队员,队员乐于付出。这五年一路走下来,球队都有校友赞助与支持,包括俱乐部内外的校友和我们自己的队员。我们每次的月例赛,都是住一个晚上,打两场球,这样队员之间的交流和相聚的时间就更多了,感情很深厚。”

虽然感情深厚,不过有人的地方就难免会有矛盾。2014年的“翰林杯”,刘恕坚持以队长身份为队员张邦肯争取了一个参赛名额,引起了其它一些队员的异议。

作为某知名家具经销商老总,张邦肯一直是华工校友队的活跃分子。在这次“翰林杯”,他为球队提供了八十万的赞助经费。这让事情听起来有点敏感了。刘恕就不怕别人说是“小圈子选举”?

“之所以派张邦肯上场,首先我认可的是他对球队的热爱:他一直是球队平时集体活动、月例赛的积极参与者,而且他对球队有着很大的贡献,这次比赛的赞助便是如此。另外我对他的球技有信心,虽然他的成绩并不是最好的,但是也并不差,不会给球队拉后腿。所以我这次大胆启用了他。何况,这世界上哪里没有‘小圈子’。”刘恕说,他更看重一个有集体荣誉感的队友,这也更贴合他们当初创办俱乐部的初衷。

 

谈“诚实”

从“校友会”到俱乐部,虽然没有明文规定,好的球品与球技却是队内心照不宣的会员准入制度。球技好说,球品怎么理解呢?

刘恕说,好的“球品”最主要就体现在诚实的品质上。前文说过,高尔夫球运动是一项自己与自己的竞赛。遵守规则的背后,是诚实地面对自己。如果我们不能自我诚实,就不能打出真正的杆数“建立良好的价值观,是一支球队能否长久发展的关键。”

高尔夫球本身复杂的规则让许多高尔夫爱好者觉得非常繁琐,殊不知这其实是其原始的魅力之一。

很多生意人喜欢打高尔夫球,喜欢把合作伙伴往球场上拉。从企业家的角度,刘恕坦言不认为球场上就一定能谈得成生意,这得看缘分,但是一个人的品性却能在球场上体现出来。有的人规规矩矩,一板一眼地跟足规则;有的人表面诚实,四下无人时就可能会偷移小球;更甚的是习惯性作弊,OB后能自动找到球。

“高尔夫运动是一项需要自律的运动。有些人会觉得,开心就好,何必这么认真呢?那么问题就来了,什么叫开心?难道是随意、作假、散漫、乱来就是开心吗?”

 

《Golf Team》杂志

专访华南理工大学校友高尔夫球队的队长刘恕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