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梅号专访:让录音更逼近现场

原文载于音乐人攻略网站

文/采访:杰佬

 

此文落笔之时,“甜梅号”这个名字已走入了历史。

在笔者收到甜梅号乐队本次采访回复的第二天(三月四日),他们发布公告:“甜梅号”这个名字将走入历史。“原因在于团员对未来发展的方向有许多不同的想象”,新的乐队名字将暂时由“四分之三摇篮曲”代替。至于乐队阵容,两位吉他手昆虫白、小苏,以及鼓手孟谚不变,而郭培荣将代替叶子成为甜梅号的新任贝司手。

虽说大家是没有什么机会能看到叶子在台上转身的那一刻了,但是至少乐队还在,叫什么名字只是辨识度的差异,音乐本质才是最重要的。懂得这个道理,自然也不必感到惆怅。成立于1998年,甜梅号被喻为台湾最具代表性的后摇滚乐队。他们一共出过四张专辑:《是不是少了什么》(2001)、《谢谢你提醒我》(2007)、《脑海群岛》(2010)以及去年年底的新作《金光之乡》。

严格来说,这篇还是属于“甜梅号”的采访(难道说本文成了“甜梅号”接受的最后一次采访?)在前不久音乐人攻略转载过鼓手孟谚关于新专辑《金光之乡》的制作心得分享——在这张有着温暖意象的专辑中,乐器演奏的流动性以及动态被刻意保留了下来,让音乐可以尽量保留现场演出的能量以及张力。本次的采访,甜梅号和我们聊聊关于《金光之乡》更多的录制细节以及他们所使用的设备。

 

MG:鼓手孟谚之前在脸书上的贴文,和大家分享了一些关于新专辑《金光之乡》的制作细节。能不能说一说你们各个乐器的录制过程呢?

孟谚:首先我们在练团室分轨同步录制工作带,接着再各自乐器一项一项搭进去。虽然做法大同小异,不过我们每样乐器都是一次录到底的,几乎没有分段。所以不论是各式效果器的切换,鼓组的呼吸,都很逼近现场演出的状况。当然,团员们高水平的演奏以及音量切换时的动态控制都是很重要的元素。

很开心我们用这种方式完成了一张专辑,希望大家可以感受到我们的用心。

 

MG:《金光之乡》的录音用的吉他、贝司和鼓(镲片、军鼓及鼓皮)分别是什么型号的?和你们平时演出的设备都一样吗?

小白:基本上都是和演出的设备完全一样:墨厂Fender Toronado和日厂Fender Jazzmaster,但在录一些点缀的分解和弦时,还是有使用到演出时很少用的墨厂Telecaster Deluxe。

小苏:Jazzmaster、Twin Reverb、Marshall jcm2000、Vox AC30。

孟谚:基本上跟演出时都一样,不过当时录音主要使用的小鼓是一颗平常表演时不太会使用的。因为她的声音非常的温和,现场演出时容易被盖掉,但是在录音时就觉得她最适合我们新专辑的歌曲。又加上专辑的混音比起现场可以被调整的更仔细,可以避免掉被其他乐器盖掉的可能,因此就选用这颗现场时很少使用的小鼓。

 

MG:能否说一下你们歌曲的一般创作流程?

小白:不论新旧专辑,我们的歌曲大致都可以分成这几种创作方式:第一种是先以即兴方式在练团室中合奏写出,之后再进行更细腻的编排;第二种是小白或小苏先写出一个片段或是主题,之后再进行更细腻的编排;第三种则是结合以上两种方式交替进行。

 

MG:小白曾经在过往的采访中说过:“我们写歌是直觉式的,不会先设想一个概念再去作曲。”所以,新专辑的概念是在创作完歌曲之后再通过歌名加上去的咯?

小白:新专辑的概念的确是在歌曲创作之后才开始讨论的,而且经过很多次不断地推翻,最后由叶子提出许多字词,我们再从这些字词选出对应的歌曲,组合成每首歌的曲名,专辑概念和专辑名称也因此更加具体的发想出来。

 

“金光之鄉”,是“閃耀金色光芒的溫暖家鄉”,卻“也是『充斥詐術、權術、話術,一個猶如金光黨的國家。”

height440

MG:《金光之乡》这张专辑有着很强的概念性。如果在未来你们对某个#事#件#或某个概念的表达欲望足够强大,或者说你们的“instrument”已不足以表达你们的概念了,这个时候你们会不会考虑加入人声、加入歌词?

小白:我们在创作歌曲的时候,都是以歌曲本身来思考,通常是顺其自然的顺着歌曲自己的感觉去发展,我们的两首旧作“偏执狂的论文”和“新游浪运动”中少量的人声和歌词竟是这样而来的。至于未来会发生什么事,我们也都还不知道。

吉他手小白的那把招牌吉他——Fender Toronado,相对来说这并不是一款常见的琴型,初看以为是把Jazzmaster,细看却是有着四个控制旋钮。Toronado是Fender公司在1998年NAMM Show首次推出的琴型,形状虽与Jazzmaster和Jaguar相似,却有着24.75″长的有效弦长,以及四旋钮的音色控制系统(两个音色、两个音量),反倒是和Gibson的吉他有些相似。

Placebo-wide-420x0 explosions-in-the-sky

Toronado最著名的使用者应该算是Explosion in the Sky的Mark Smith和Placebo乐队的Brian Molko吧。

 

MG:为什么这把琴会这么频繁地出现在你的演出中呢?能不能介绍一下这把琴的特点和他在你音色的构成中有什么作用?

小白:Fender Toronado是我自己用钱买来的第二把吉他,原本是一个朋友所拥有的,他说他很少弹,可以便宜卖我,因为之前我已经买了Jazzmaster,觉得Toronado的外形和Jazzmaster很像,就买下来了,一开始还不太能分辨这两把吉他的特色,但随着表演和录音的经验累积而了解他们各自的特色;Toronado的设计基本上就是想将经典复古的外形和现代的音色结合在一起,于是Toronado就有着Fender少有的双线圈拾音器(Fender Atomic Humbuckers)的厚实音色,除此之外它的弦距可以调很低,弹起来手感非常好。

“不管使用什么器材,找出自己的味道才是最重要的。”——吉他手小苏

toronado

MG:在小白资料中的设备清单中列出了四把吉他,Fender Toronado、Tele、Mustang,还有一把Jazzmaster;小苏也是用一把Jazzmaster对吧?似乎玩Instrumental Rock的人总喜欢用Jazzmaster?(MBV, Sonic Youth, Caspian等等)

小白:Jazzmaster是我自己用钱买来的第一把吉他,当时只是觉得外形不对称很酷、很复古, 价格也不贵,试了琴的声音之后,就决定买下来了,之后才发现很多另类音乐人都很喜欢这款吉他。

小苏:我不觉得玩Instrumental Rock的人总喜欢用Jazzmaster,但我的确是因为喜欢MBV、Dinosaur Jr.的吉他声响而买了一把,而且这把在原始设计上有些暇疵的琴也造就了它独有的声音,我还有一把Telecaster,但还没在甜梅号里始用,总之不管使用什么器材,找出自己的味道才是最重要的。

 

MG:两位吉他手的pedalboard上都有一块Pro Co Rat是么?她对你们的音色构成起到什么作用?

小白:我的确有Pro Co Rat,但我的主要破音是Boss的ROD-10,Pro Co Rat大部分是用来作出更大的音色差异的Booster,也可以做出很强的feedback。

小苏:我有一个Pro Co Rat和一个Turbo Rat,但这只是我众多破音的一部份,我还有其它Fuzz和Overdrive,以及许多空间效果器,全部加起来就是主要的音色

 

小苏的pedalboard

su

MG:对下个月的内地巡演有什么期待?

小白:希望喜欢我们音乐的朋友,能利用这个机会好好的和我们一起同乐!

甜梅号专访:让录音更逼近现场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