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ince’s drummer John Blackwell Jr. Interview: I live, eat and breathe with drum.

在北京的最后一次采访,许巍巡演鼓手,Prince的鼓手,John Blackwell Jr.

地点:北京小街桥,谷谷音乐体验中心

时间:20130518

采访/文:杰佬

原文刊载于现代乐手《鼓&贝司》2013年6月刊

“If you want to make any money in this business, play in the pocket.”

——John Blackwell Sr.

 

用现代乐手语录的方式来称呼他的话,他的名字叫“强黑”。John Blackwell Jr. 是一名真正的律动大师,和音乐全才Prince的合作至今长达13年之久。他的父亲,John Blackwell Sr.,对小约翰的影响极深。他曾经对小强黑说:“如果你以后希望靠打鼓作为职业养活自己,那么就得把律动练好。”

在2011年的2月刊《现代乐手/鼓&贝司》,刊登了关于美国著名鼓手John Blackwell Jr.的一次采访, 在那次采访中他向读者分享了他的成长以及与Prince的相遇。在来中国之前,他曾经去过日本担任宇多田光、Crystal Kay、BoA的巡演鼓手,在2003年时候随Prince的乐队巡演去过香港,那次算是离我们最近的一次;这一次,藉着与许巍的合作,John终于踏上了中国大陆,John坦言,他对中国的印象非常不错,并希望能在这生活。

我们的见面在许巍演唱会结束后的第二天。许巍无疑是一位非常有才华的音乐人,但是在风格上来说,他无疑与John以往、特别是在美国合作的艺人在风格上都有很大的不同,他与布鲁斯、爵士、Fusion以及R&B这些都不太接近。

“我是在一个音乐世家长大的,我的父亲、母亲、姐姐,还有我的叔叔、姨妈都是从事与音乐相关的工作,他们不全是鼓手,也有弹钢琴和唱歌的;但所有人都能打鼓。所以我在一个非常开放、包容性很强的音乐氛围中长大的——乡村、摇滚、前卫摇滚等等,我从小就听许多类型的音乐,一直以来我最喜欢的摇滚乐队有Rush、Van Halen、Def Leppard、Led Zeppelin、Jimi Hendrix Experience,还有Cameo、Funkadelic……我的理念就是,如果你要做一名音乐人,你就要做一名全能的音乐人,因为你不知道明天会与谁合作。”

Blackwell对多种音乐风格的掌控让他有机会与世界各地的艺人们合作。不仅如此,他还坦言他必须热爱他们的音乐,才能与他们合作,而不仅仅只为报酬,因为这也是对合作伙伴的尊重与公平。

“最初我的经纪人森田育代小姐以及鼓手Jay Stixx联系我说关于许巍的事的时候,我就让他们先把他的音乐发给我,然后我又在Youtube上找到了他的音乐,我听的第一首歌就是‘故乡’,我当时就想,这就是我想做的音乐。”

“当我说我不喜欢这种音乐,我的意思是说,我知道自己并不能完全地胜任这一种风格,我也有弱点,而带着这些弱点工作会是浪费双方的时间,也是对他人的不尊重。要是现在我接到个电话说是让我演一场摇滚或朋克的,我会说不,但是如果有机会让变得更强,我一定不会放过,我会努力让自己变得更强之后才会说‘Yes’。我喜欢所有的音乐,但是如果Green Day打电话给我,或者是一个死亡金属的演出,我想我是会拒绝的。”

 

音乐沟通一切。

“如何沟通?最简单的当然是通过翻译吧,例如他们会通过翻译告诉我这里得打32小节,那里需要停下来。但是很多时候音乐就是国际性的语言,并不需要太多实际言语上的交流。”

在采访前一晚的许巍工体演唱会上,以中国水墨画为主题的巨幅的3D背投背景,演奏家陈悦悠美动听的竹笛、箫演奏,John Blackwell身后的中国传统立式大鼓,甚至许巍足以乱真的“吉他古筝”,这些传统的中国元素都为演唱会增色不少。John Blackwell打过的架子鼓不计其数,而这次是他第一敲响这种极具中国传统特色的大鼓,对他来说是一次前所未有的体验。

“这真的非常让我非常鼓舞,这是我第一次在演出里演奏这种从未见过的立式大鼓,简直妙不可言。我过去的所有演奏都只有爵士鼓,我面对的观众也只是来听我打爵士鼓,而这次在中国我还学习到了种中国传统的鼓,太酷了。以及那些笛声、箫声,这些对我来收都太美妙了。”

 

关于设备

John Blackwell目前名下的代言产品有Zildjian镲片、鼓槌,以及TAMA的鼓。在镲片音色方面,他有自己的要求;如果你看过他的演出以及视频,John在鼓设置的一个最大特点就是:在他背后会高高吊起一块中国镲,这让他的整个演奏,从听觉和视觉上都更具冲击力与观赏性。

“对于镲片的音色怎么运用,这要看我是在演奏什么风格。如果是Fusion或是爵士乐,我喜欢较暗一点、更低沉的音色,而且也和你的演出场地有关,像爵士乐的演出场地会比较小,我会选择K系列(Zildjian)的镲片;叠音镲则会选择K Custom系列,在右边会选择一个低沉的中国镲;像与许巍或者Prince那样在体育馆里演奏的话,我会选择有更明亮音色的吊镲,那样才能把声音传到成千上万的观众耳朵里面,像我昨晚用的Zildjian最新的A系列。”

“当然,还有在我的背后那一块镲片,这个灵感来自我13岁时在南卡罗来纳州遇到的一位鼓手,他的名字叫费斯·格伦(音译),他有一套非常巨大的白色TAMA Superstar套鼓。有一次我和朋友去看他和另外几个乐队的演出,他的那支乐队是我们那片的明星乐队。我看到他的那套鼓,到处都摆着镲片,而其中一块吊镲高高地挂在鼓凳后边,快接近天花板了。我在想,那是干嘛的啊,可能是坏了格伦把他放在后边的吧。然后演出开始后,费斯·格伦表演了一段solo,我只能‘Wow!’,太疯狂了。我当时就说,我也要那样的一个镲片,后来为了与他有所不同,我用的是一块中国镲。”

Art Blakey说过,不管别人对你的评价是好还是坏,对你来说都是有好处的;如果没有人对你有任何想法,那么你就麻烦了。John一直把这句话铭记于心。此外,Yogi Horton(“一位被许多人遗忘了的伟大鼓手”——引自John Blackwell原话)、Steve Gadd、Tony Williams等等,这些都对John今天的演奏镲片的方式、音色的控制以及击打动作起到了巨大的影响,模仿与学习出色的鼓手对于初学者来说是非常重要的。

“另一位影响我比较深的鼓手是,Jonathan “Sugarfoot” Moffett,Michael Jackson的鼓手,他打鼓的时候身后也放着吊镲,而且是两个,我只是用一个中国镲。在刚开始也这样配置我的镲片的时候,我有些也是打鼓的朋友取笑我,说:“John,你后面的是什么啊?”然后大笑。我当时很生气,很想发火,但是我忍住了,Art Blakey说过如果没有人对你的演奏有任何想法,那是最糟糕的事情,别人的任何意见都可以是你前进的动力。逐渐地,这块中国镲就成了我日后的标准配置,也成了我表演的一部分。”

除了身后的那块中国镲,John在演奏上还有一个让人非常钦佩的特点就是,他可以只使用一个贝司鼓、一个贝司鼓踏板便能发出双踩的音响效果,如果不是亲眼所见,这很难让人相信。他是怎么做到的呢?John说,多练!——不管你是在打鼓的时候还是平时上班、上学坐下来的时候,让你那只踩踏板的脚做一上一下的运动(不是heel-toe),这样可以锻炼你的神经,让你的脚更强壮。

“一直以来我都是使用一个踏板来演奏贝司鼓,不过有时我也会用两个踏板,一般是用在乐曲的结尾部分,那样能制造更大声音墙,更有气势的结尾。”

 

关于Prince与职业生涯

与Prince的合作,可能是John Blackwell目前最为人称道的成就,能与Prince和Larry Graham这样的大人物同台,是对他的极大认可。从1999年在Patti LaBelle的一次演出上被Prince和Larry Graham相中那刻开始,直到去年,他作为Prince的乐队The NPG的鼓手长达13年,为他带来了无数的荣誉。有人会说他是幸运的,殊不知其实John打小便笃定,打鼓是一辈子的事情,而为Prince打鼓,则是梦想。

我问他:“你现在还是随时等候Prince电话吗?”

“现在暂时没有。我和他合作了13年,13年里我学习并成长很多很多,在那之前我从就没想过我真的可以为他演奏。我记得在我八岁的时候,那时我的父母已经开始每天让我练习打鼓,练好了才能出去玩,我的小伙伴们会来到我家门等我。他们隔着门听到我的演奏,等我出来后,他们跟我说:‘哇,John你打得真棒!’而其中一个说:“John,有一天你会一定可以帮Michael Jackson或Prince打鼓。’‘如果有机会的话,你会选择谁呀?’我就想了想,说:‘Prince吧!’‘为什么呢?’‘Prince几乎什么都能演奏,他是个音乐人,我也很喜欢Michael,但Prince的风格显然更适合我。’”

那么和Prince的乐队里其他的鼓手相比,John又有什么不同呢?与Prince的合作会是他的事业顶峰吗?

“我觉得我和其他每一位鼓手都是不同的,我们都能为乐队带来不同的东西,Sheila E.为Prince所欣赏的才华相对于Michael Bland的又不同。而Prince第一次看见我打鼓是在1998年,那时他并没有正式邀请我,到了1999年他再次看Patti LaBelle的演出,他找到了我,我们第一次有了联系。后来过了几个月我在Prince的家里,和他以及Larry Graham一起Jam,但仅仅是一起Jam而已。那天Jam完快结束的时候,大家都准备离开了,我决定要做些什么让他们真正对我有兴趣,我坐会鼓凳上,又打起了节奏,那首歌叫‘777-9311’,是Prince很久之前的乐队The Time的一首作品,那首歌的前奏原本是用鼓机合成的,打起来不太容易,而我是是个左撇子,但打的是右撇子的鼓,我可以不费太大劲就能打出来;已经走出房间的Prince听到了,跑了回来,拿起了贝司和我又开始Jam了起来,我想那时候他已经决定要我当他的鼓手了。”

与Prince合作这么久,最大的收获又是什么?

“我想应该是人与人之间的尊重吧。”

为什么这样说呢?在音乐上Prince是否总是主导着一切?我继续问John。

“是的,但那是非常主动积极的一种方式。他自己会有非常多的想法,他也会让我们提出自己的想法,只要这个想法足够地好,他便有能力付诸实现。例如我第一次和他录制的唱片,叫《The Rainbow Children》(2001),里边有一首歌叫‘The Everlasting Now’,Prince就亲自示范了他需要我打的节奏,并留给了我足够的空间让我加入自己的风格进去。后来听回录音,效果非常地好。Prince就是一个有能力掌握一切的领导者。”

 

关于演奏

正如前文中John Blackwell所说那样,他是一个左撇子的鼓手,但其鼓的设置和摆放却是仍然依照右撇子的(open-handed)。在历史上不乏同样如此的鼓手:

Carter Beuford (DMB),天生的左撇子,一开始误以为踩镲是放右边,吊镲(Ride)放左边,分开两只手打,后来才把踩镲放回左边,这也让他把双手都练得异常地灵活;

Simon Phillips(Toto乐队),左撇子,但是同样也是用左手鼓槌演奏踩镲和吊镲;

Ringo Starr,甲壳虫乐队鼓手,也是天生的左撇子,右撇子的鼓设置。

还有Stewart Copeland(The Police)、Lenny White(美国著名爵士乐、fusion鼓手)、Joe English(Wings乐队)等等等等。

“我之所以依照右撇子的鼓来打,是因为我的爸爸是个右撇子,他是教会我打鼓的人。事实上我有时候也会以右手为主的打法来打鼓,例如需要敲边伴奏的时候。在我17岁之前,我一直是右手型的鼓手,但一直觉得不习惯,也不舒服,知道有一次在乔治亚州我看了Simon Phillips的教学演示,讲的是左撇子如何打右手鼓。我回家试了,尽管后来我发现我当时对他说的有点误解,但是我按照他讲的方法,我感到非常习惯,也很自在。”

我们知道,一个好的鼓手不仅要能把技术掌握好并发挥得玲离尽致,同样也需要有好的创造力,这样才能不断创新进步。John给出的看法是:律动才是鼓的灵魂。

“技术和想法,它们同样重要。但是你想知道什么是最重要的吗?是律动!我遇到的许多鼓手,不管是美国的还是世界各地,他们都能把鼓打得非常有声有色,各种加花,速度和花样一个不缺。就像我在伯克利的一个学生,他的技术非常棒,可以当我的老师了。但是我让他演示一个backbeat或者2/4拍听听,他就蒙了。那些速度加花什么的最多也就只能用在鼓solo的时候,而一场演出里90%的时间里你需要展现出的是你出色的律动,那才是最重要。现在许多年轻的鼓手不注重简单的节奏,而往往就是这些简单又无聊的2/4拍节奏决定了你将来会出现在什么样的舞台。”

不知读者们有没有这种经历,在学习、创作上的道路上,不管是学习外语还是抚琴作画,你明明达到了一定的高度,但是却总是无法突破这一阶段而再上升一层,只闻其鸣响于有无之际却不降临。每个人都会有面临瓶颈的时候,John也不例外。

“当我觉得我停止进步的时候,我会疯狂地去听各种音乐,找各种类型鼓手的音乐来听、看,因为在这个时候我知道自己的灵感枯竭了,听取各类不同的鼓手能让我有新鲜的想法来注入自己的脑袋。”

在2003年John Blackwell出版了自己的第一张鼓教学DVD,《Technique, Groove and Showmanship》。除了技术与律动,John还教授如何“炫技”,也就是showmanship,它最大的目的在于吸引观众的注意力。无疑,与John合作的一个风险就是他可能会把所有观众的注意力都集中在自己的身上,让贝司手、主音吉他手甚至主唱备受冷落。单是背后高高挂起的大镲便足以在开演前赢得观众们足够多的好奇心,更别提他那出神入化、让人眼花缭乱的甩鼓槌技巧。在于Cameo乐队合作的时候,主场Larry Blackmon就曾对John提出抗议,说John把聚光灯都夺走,让他消停点……

除了参与各路明星的巡演以及出教学教材,John也一直经营着自己的个人乐队——The John Blackwell Project。在2010年发行了他们的首张专辑《4ever Jia》(这也是John为其在2004年不幸意外溺亡的两岁女儿的纪念之作),一张融合了Funk、Jazz、Fusion以及R&B多种风格的作品,John如今也笃定了下一张专辑的名字:《Drum Test》,同样会是一张多种风格并兼的专辑。目前乐队已经完成了三首曲子的创造,预计明年将可以面世。

John Blackwell的经历再次验证了那句老话——机会是留给有准备的人的。从三岁便开始练习打鼓,用John自己的话说:“I live, eat and breathe with drum.”

“我热爱音乐,热爱打鼓。我家族里的其他成员也是这样的,他们都对自己所热爱的东西都非常专注。如果说我以后不打鼓了,当个电脑工程师什么的,那真的不太可能。(笑)”

Prince’s drummer John Blackwell Jr. Interview: I live, eat and breathe with drum.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