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ince’s drummer John Blackwell Jr. Interview: I live, eat and breathe with drum.

在北京的最后一次采访,许巍巡演鼓手,Prince的鼓手,John Blackwell Jr.

地点:北京小街桥,谷谷音乐体验中心

时间:20130518

采访/文:杰佬

原文刊载于现代乐手《鼓&贝司》2013年6月刊

“If you want to make any money in this business, play in the pocket.”

——John Blackwell Sr.

 

用现代乐手语录的方式来称呼他的话,他的名字叫“强黑”。John Blackwell Jr. 是一名真正的律动大师,和音乐全才Prince的合作至今长达13年之久。他的父亲,John Blackwell Sr.,对小约翰的影响极深。他曾经对小强黑说:“如果你以后希望靠打鼓作为职业养活自己,那么就得把律动练好。”

Continue reading “Prince’s drummer John Blackwell Jr. Interview: I live, eat and breathe with drum.”

Prince’s drummer John Blackwell Jr. Interview: I live, eat and breathe with drum.

一九八四

文艺预告 9/10双月 Golf Vacations China 36

【音乐节】

2013爵士上海音乐节

9月20日至10月19日,作为中国第一大、亚洲第二大爵士节的爵士上海音乐节将迎来她的9周岁生日。曾经听一位旧同事说过,在中国要学爵士乐就得到上海去,因为那里的爵士氛围是全国最浓的;也正是如此,这位对音乐极度痴迷的同事曾毫无征兆地向老板递交辞职申请,他告诉我们:我要离开北京去上海学习爵士乐。当然,我不会告诉你其实他更是为了一个姑娘,我也不会告诉你他没去了几天就荣归故里了,那是后话。不论怎样,我还是对这位同事心存敬佩的。

爵士乐在中国绝对是属于小众音乐,甚至不如民谣、摇滚乐这些本已经够小众的音乐来得普及,但是不可否认,它代表着美国最根源的音乐文化。今年的爵士上海总体时间跨度为一个月,由“森海塞尔绿色音符”、“爵士环城”、“浓情静安•BMW大师殿堂”三个部分组成。演出场地以世博公园、上海商城剧院为核心,贯穿浦东和浦西。

时间: “森海塞尔绿色音符”09月20日-21日 每天13:00-21:30;

“爵士环城”09月22-14日

“大师殿堂”10月15日-19日

地点:上海浦东新区,世博公园西门

费用:RMB200 -1280

更多资讯请浏览http://www.jzfestival.com/

 

【摇滚】

一场危险的旅行——P.K.14新专辑《1984》首发全国巡演

《1984》是P.K. 14乐队继上张专辑《城市天气的航行》之后,五年沉淀之新作。专辑名来源于大名鼎鼎的英国作家乔治•奥威尔(George Orwell,1903-1950)的最后一部小说,同样名为《1984》的反乌托邦政治寓言。对于P.K.14来说,《1984》歌词的意境,隐喻的政治表达,从来不是一种信念释放,而是一种直面现实、行在刀尖上的探讨,与其是一种致敬,不如更是一种借用表达:

“你和我一起走过长长的街/你和我曾经把世界甩在了后面/你和我曾经听到他们的嘲笑/他们说欢迎来到被控制的世界”(《你和我》);

“我已经忘记了所有的事情/我活在没有真相的世界里/我已经忘记了所有的事情/那些神奇的不会再神奇/那些死去的不会再死去。”(《手拿鲜花的疯女人》);

“也许我会在明年的这个时候见到你/也许你会若无其事地看着我/其实我本来想说的是我宁愿这样/也不愿意在人群中听到你喊出我的名字”(《1984 II》)

P.K.14的第四次全国大巡演已于8月28日在济南开始,一直到10月6日于沈阳结束,为期40天,途径31座城市,其中9月12日-14日分别为台北The Wall、香港蒲吧、广州的TU凸空间,以及10月1日在北京愚公移山。

时间:8月28日 – 10月6日

地点:济南、青岛、南京、上海、无锡等31座城市

门票:60元(预售票),100元(现场)

更多资讯请浏览 http://maybemars.org/ & http://www.douban.com/event/19454996/

【展览】

这个鸟人——马良十年艺术个展

是次展览是马良在华南地区的首个大型艺术个展,展览以“这个鸟人”这一戏谑性的主题为线索,展示马良这十年来的艺术创作,包含摄影、绘画、装置等多种艺术创作形式,展出作品近两百件。展览已于8月30日在广州时代国际单位艺术中心揭展,展期将持续到10月20日。

马良经常在作品中置入许多自讽自喻的形象,比如按自己的脸倒模的河硅蟹胶面具,被困的小丑、受伤的男孩……而最多出现的则是带翅膀的人,我们通常戏称为“鸟人”

回顾马良近十年来的各种摄影、绘画、装置甚至文字创作,这个“鸟人”的寓意一直是贯穿其中的母题。正如艾伦•帕克(Alan Parker)的电影《鸟人》(Birdy) 和王家卫的电影《阿飞正传》中的主人公,他们都是追求自由却被残酷的现实所羁绊的“鸟人”和“无脚的小鸟”,因理想不被常人理解,不断遭受嘲笑、孤立、边缘化。展览还将同步推出《马良》限量版精装画册,限量版复制画及鸟人玩偶等多款艺术衍生品;展览期间,艺术家将以全新的方式与观众进行互动。

 

时间:2013年9月1日-10月20日,9:30-17:30(逢周一闭馆)

地点:时代•国际单位艺术中心,广州市白云区黄园路33号,国际单位二期,C3栋

费用:免费入场

更多资讯请浏览http://www.voutu.com/

 

【摄影】

“Coletivos”集合——Cássio Vasconcelos摄影个展

1965年9月29日,艺术家Cássio Vasconcelos出生在巴西圣保罗市。1981年,Cássio开始摄影生涯。至今他Cássio 创作的作品曾在巴西和世界各地的许多画廊和博物馆进行过展览。1994年和2002年,Cássio应邀创作过以 “Arte/Cidade” (Art / City – 艺术/城市) 命名的作品系列。

即将在今日美术馆举办的展览名称为 “Coletivos” (Collective / 集合)。该词代表了许多事情的聚集。观众既可以在一定距离欣赏作品,也可以近距离欣赏作品的细微之处,从而了解作品的伟大之处。

地点:北京今日美术馆1号馆3层

时间:2013年9月15日—9月23日,周一至周日,每天10:00-18:00

费用:RMB20

更多资讯请浏览http://www.todayartmuseum.com

一九八四

Gold Cage 乐队:我们都困在一个金色的里

香港曾经有一支独立乐队叫False Alarm,他们有一首歌叫“Golden Cage”,歌词里表达了城市人的光鲜外表下却处处都有着不可避免的束缚,现代的人们看似有着很多的选择,殊不知却渐渐被困在一个金色的牢笼里。广州乐队Golden Cage的取名灵感便是来自于此。

Golden Cage乐队2003年由鼓手Ken在暨南大学成立,后来吉他手兼主唱陈翔以及2004年贝司手阿坤加入乐队,形成了保持到现在的固定阵容。富有个人特色的吉他演奏、强烈的Funk律动、节奏感强烈的贝司&鼓搭配,是Golden Cage的音乐给人的最直接感受。传统三大件乐队——吉他、贝司与鼓,简单直接却并不粗暴。

在2013年的9月2日,我们在主唱陈翔家的排练房见到了乐队三子,这是他们自8月24日后的第一次排练;在24号那一晚,他们在广州SD Livehouse举办了纪念军队成军十周年“Nice to Meet you”专场演出。

 

“没想过要从音乐中得到什么”

“那晚大概去了200多人吧,我们一路走来有一班一直支持着我们的朋友,真的非常感谢他们。”

陈翔回忆专场那晚时的感受。

十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谈起十年前和现在,吉他手陈翔,包括贝司手阿坤及鼓手阿Ken,他们甚少提到“坚持”两字——是的,既然是做一件自己喜欢的事,又何需刻意摆出一种“坚持”的姿态,不是吗?

“我现在的心态(和十年前比)其实没有什么不同,我一直没特别想从音乐中得到什么。”陈翔说。

在去年3月,Golden Cage碰到了建队以来最大的危机。

“那时我觉得乐队应该要往更好的方向,而非像以前那样。”鼓手阿Ken说道。而陈翔和阿坤则不认为这样是对乐队最好的,因为这将牵涉他们的家庭和工作,大的改变显然不现实。谈判破裂也最终导致Golden Cage去年的解散。

乐队解散后,他们三个人也都没有闲着。陈翔在一家签证公司就职,工作之余和妻子小丽组了一支名为“SmellyHoover”的夫妻档乐队;阿坤本身在广州某知名乐器经销商工作,晚上也忙于各种演出跑场;而阿Ken更是一名全职的鼓手,“鼓痴”是圈内好友给他的朵。总而言之,乐队的解散并没有让他们三个停止与音乐轮流发生关系。所以在今年上半年,Golden Cage的重聚也看起来没什么意外。

 

关于音乐

Golden Cage十年出了两张专辑,《Golden Cage》(2007)和《How to Grow Old Gracefully》(2011)。第一张的乐队同名专辑《Golden Cage》让他们被广州乐迷定位为了一支Funk乐队。

“当时乐队开始的时候只有我和另一名贝司手,你知道,鼓手和贝司手在一起一般不会说想玩朋克、玩后摇什么之类的吧,肯定是得有比较好的互动的,所以很自然地就玩funk了。”在广州生活多年的鼓手阿Ken,偶尔操起的国语还夹杂着淡淡的台湾腔。Buddy Rich和Tool乐队的Danny Corey给了他很大的影响。

陈翔则表示其实一个乐队被贴上标签并不是好事,标签会把你的路变窄,对于乐队他希望不仅仅只有Funk。这一个想法,从Golden Cage的第二张专辑《How To Grow Old Gracefully》便可见一斑。这张专辑从以往的Funk Rock转变到更多元素、更无拘束的风格,而不是简单地对自我的重复。

熟悉Golden Cage的乐迷们都知道,他们的歌曲绝大部分都是以英文作词的。而这张专辑的结尾曲“青春而立II”则是Golden Cage目前唯一一首以粤语演唱的歌曲。

“我觉得英文歌词更容易表达我的想法。如果有那么一首歌让我觉得粤语,甚至是普通话能更适合地表达出我的想法的话,我肯定会用。”主唱陈翔的解释很简单。

“之前有某些乐评人点名批评了一堆以英文创作为主的乐队。我也不懂别人是怎么想的,其实只要花点心思听听我们在唱什么,就知道我们不是言之无物。”

 

“god damn firewall”

Golden Cage乐队从十年前取名自香港乐队False Alarm的一曲“Golden Cage”,到十年后 “NiceTo Meet You” 的专场,他们的音乐一直在表达对生活、对城市、对现实的思考。人一世,物一世,我们是要为房子为车子为所谓的“成功”无为地过一辈子,还是想要带着美好的回忆“优雅地老去”?这个问题,他们一直在拷问着自己,也在拷问着我们。

除此之外,他们的音乐还不多不少地表达着他们对社会的一些期待与批判。

“‘Teenage Rebellion Shuffle’这首歌里说的‘goddamn firewall’应该和我想的那个是一样的吧?”我问道。

“哈哈,应该是吧!”

“你觉得对于这个社会我们可以做的是什么?我们可以改变它吗?”我继续问陈翔。

“我觉得我们能做的就是要更多地去表达自己的想法,并且要更主动地去获取你想要的信息。我们觉得现在的年轻人总是活得太被动,他们不应该还过着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日子。”

(对于这里说的“衣来伸手,饭来张口”,我的理解是:“他们教你什么,你就学什么!”)

 

乐队设备

老实说,去看看吉他手的那把秀色可餐、散发着菠萝油香味的52’ Telecaster也是我这次采访的主要目的之一。

这把52’是陈翔和阿坤一起从香港购回,Golden Cage两张专辑的吉他部分都由她完成。吉他效果器链上,陈翔的设置也并不复杂,用TC Sparks做激励,接Lovepedal过载单块,这便是乐队吉他音色的主要构成。之后有一个BOSS LS-2线路切换器,线路一接入音箱,线路二连接了TC调音表和空间类效果器。具体可点击查看大图:

贝司手阿坤用的是一把Fender P/J混合型贝司,同时,效果器方面是EBS Multicomp压缩>MXR EQ均衡> SansAmp Bass Driver 前级DI效果器。阿坤说他最喜爱的贝司手是Flea。

 

Ken的鼓设置则更显简洁,Gretsch地鼓、军鼓、嗵鼓各一个,踩镲、吊镲、炸镲各一个。有限的设备往往更容易让人创造出无限的可能性。

%e9%bc%93

乐队生存与推广

在去年,音乐人攻略网站发布了一份名为《2011音乐人生存现状调研》的调查报告,其中几个让人关注的数据真的是说多了都是泪:受访音乐人中超过70%是完全独立;约55%的受访音乐人每月从音乐中获取的收入低于500元,其中36%是几乎没有收入的。

许多像Golden Cage这样的独立音乐人当初之所以玩音乐,出发点很简单,就是喜欢。但是如果你要让他们把这当成一门生计,估计没有多少人能有这样的勇气;事实上,就算有这样的勇气,留给他们的路也并不多。

“我觉得靠音乐赚钱和靠手中的乐器赚钱是两码事。在广州也有不少音乐人是靠着每天晚上跑场做演出来养活自己的(例如阿Ken),但是你说靠所创作的音乐卖钱过日子的,在我们圈子里确实没有见过。”陈翔说道,“而且乐队的推广与宣传这一块,真的是我们软肋。我们也不知道从哪里做起。豆瓣、微博、MySpace基本上就是我们能做的事情。”

在2013年9月,Golden Cage乐队决定和合拍音乐合作,借助合拍音乐的平台把自己的作品分销至国外众多的音乐平台,包括eMusic、Thumbplay、iTunes、Amazon Mp3、DMS、Spotify、Deezer等等。

“我觉得合拍音乐在做一件很了不起的事,这是我们从来没有想过的事情。”

希望这一步能让Golden Cage乐队有更好的发展,也希望这是有才华的音乐人可以选择的一条路。

 

采访:杰佬,elise

文:杰佬

图片:杰佬,Golden Cage

Gold Cage 乐队:我们都困在一个金色的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