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恒一刻

Andy Warhol – MAO

文艺预告 5/6双月

【展览】

安迪·沃霍尔:十五分钟的永恒

“在未来每个人都能成名15分钟。”

“赚钱是一种艺术,工作也是一种艺术,最赚钱的买卖是最佳的艺术。”

——安迪·沃霍尔

梦露的红唇、黄色的大香蕉、毛泽东的大脸、可口可乐瓶,这些都是他代表性icon;他的构图带着强烈鲜艳色彩,喜爱采用名人图像与大众消费品作为创作主题,并使重复产生美感;他的艺术作品最惹人争议的其中一点便是对消费主义的热情赞美,以及与商业形象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在波普艺术(Pop Art)领袖安迪•沃霍尔(Andy Warhol,1928.8.6-1987.2.22)逝世25周年之际,美国匹兹堡安迪•沃霍尔美术馆发起主题为“安迪•沃霍尔:十五分钟的永恒”的亚洲巡展计划。“在未来每个人都能成名15分钟”是安迪在1968年对今天世界的预测,毫无疑问他实在说得太准确了。博客、微博、Twitter、Facebook、Youtube等等社交网络的诞生,让每个人都可以有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机会——只要你敢,你也可以成为罗玉凤;另一个角度看,也说明了潮流寿命诋不过用完即弃的纸尿裤。

本次展览所有展品皆来自安迪•沃霍尔美术馆,展览已途经新加坡、香港,现来到中国,将于五月在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开始,之后将巡展至北京,并于2014年到达东京,共历时27个月。展览跨越安迪•沃霍尔从20世纪40年代至80年代的艺术生涯,按不同时期分为四个部分,共展出绘画、摄影、丝网印刷、素描以及雕塑等各类作品共四百多件。不过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内地观众将无缘欣赏安迪•沃霍尔最为著名的作品之一 ——10幅《*毛和泽蟹东*》画像。你懂的!

地点: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

策展人:尼古拉斯•钱伯斯、龚彦

展览时间: 2013-04-29~2013-07-28,周二至周日,上午9时至下午5时(下午4时停止入场),如遇法定节假日,周一照常开馆。

门票:需购票,价格未知

更多资讯请浏览http://www.powerstationofart.org/

【音乐】

西安·草莓音乐节

作为国内最大的音乐节品牌之一,在每个夏天的伊始,草莓音乐节都会让许多年轻人的荷尔蒙与肾上腺素激增,蠢蠢欲动,散发出青春的味道。和国内另外两大音乐节——迷笛音乐节和摩登天空音乐节相比,草莓音乐节的定位更大众化,多种音乐风格并兼,适合的人群更多样;草莓音乐节不是严格意义上的摇滚音乐节,从老牌摇滚到独立唱将,从当红大牌到民谣新锐,草莓音乐节就是一个包罗万象的音乐大集合。除了音乐,当然还有不醉无归

地点:西安市大明宫遗址公园

时间:2013年6月1日、2日

门票:待定

更多资讯请浏览http://www.modernsky.com/

 

 【话剧】

话剧《简爱》

小说《简爱》是女性文学中数一数二的佼佼者,作者夏洛蒂·勃朗特在小说中树立的女性形象,尤其是其独立之精神、自由之人格以及对爱情的理解,影响着一代又一代人。在影视剧方面对《简爱》的改编更是数不胜数,单是IMDB上的就有20多个版本。

2009年由袁泉主演的《简爱》舞台剧在国家大剧院首演,第一轮演罢便轰动京城,一票难求。“话剧公主”袁泉的气质可以说是比简爱还“简爱”,简爱的倔强与灵气透过她那大大的眼睛散发出来,写在她那高高的颧骨上。该剧首演至今已演出67场,还曾于2011年分别赴重庆、上海等地巡演,场场爆满,好评如潮。2013年6月,袁泉和男主演王洛勇将再度回归,带领观众走进那座让简爱魂牵梦绕的桑菲尔德庄园。

时间:2013年6月20日-7月1日

地点:    国家大剧院-戏剧场(北京06.20-06.30)

上海文化广场(07.05-07.07)

苏州文化艺术中心(07.13-07.14)

票价:RMB100-1280

更多资讯请浏览http://www.chinaticket.com/

 

 【画展】

春天来了——袁庆一油画作品展

2010年6月,袁庆一的画作《春天来了》估价120万-180万,最后以2374.4万成交,成为当年北京瀚海春拍一匹典型的黑马。袁庆一,“85新潮”的代表人物、“磊石画会”的发起人,他的代表性作品《春天来了》曾经创造中国油画拍卖的神话。袁庆一有着良好的美术教育背景,让人艳羡的艺术成就,但是在80年代末却毅然决然地突然从中国的艺术舞台上离场。他去了哪里?做了什么?

“春天来了——袁庆一油画作品展”将为我们带来答案。

展览集中展出三十余幅油画作品,不仅有经典之作《春天来了》、《烟灰缸》,还有其重归画坛后的大量新作《幸福年华》、《中国元素》等。

“绘画并不一定要具有时代烙印,我更愿意追求思想本源、绘画语言本质性的东西,我不希望将画面局限在某一个时代范围内,我希望超越它。”——袁庆一

时间:2013年5月16日—29日

地点:今日美术馆1号馆3层

票价:RMB20

跟多资讯请浏览http://www.todayartmuseum.com

 

《高球假期》Volume 34

永恒一刻

恐惧苹果社区

我不确定我的国籍是哪,因为我住在印度,却和朋友说着流利的美式英语。我的朋友都是金发的洋鬼子,我经常和其中一个最要好的长得有点像johnny depp的痞子混在一起,开着一辆破得不行的敞蓬车—可能是凯迪拉克,可能是野马。我们出现在印度恒河边上,看着老鼠過街,我們还开着车在Khuri的沙漠驰骋;眼皮跳了跳,我们的车开到了菲律宾某海岛的沙滩上,海水有八种蓝色。(我没去过印度和菲律宾,但我很清楚这些印象是怎么来的,而且我相信是真的。)行程没有结束,最后一站我们去了斯里兰卡,买了包红茶。

回到印度,在一片树林里,有一条村庄,我就住在这。一条小河穿过树林,吃完饭我和朋友们沿着河边的栈道上散步。路过邻居的房子,女主人坐在长屋的楼梯上晒着日落,楼梯下一小孩从地上拣起一块屎朝她扔去,女主人用粤语大骂,“屌你老母啊!”然后我发现我竟然听得懂粤语外,还发现那小孩是我弟。我对自己的身份更加迷糊了。

突然一阵狂风肆虐,天色一黑一亮,像夜场的闪灯那样,但只持续了一个反复。我再次抬头看天,一条大大的如飞机飞过的噴氣轨迹划过天空,那轨迹一直延續到我身后的屋顶,所有人围在那屋子旁,我爬上了一棵树,定睛一看,是一个巨型机器人,它躺着,冒着几缕青烟。我观察着这天外来物,尔后大喊:“what is this piece of trash!” 在经过十秒的地球语言的转换和学习后,他似乎听懂了我说什么,我想“trash”这个称呼把它惹毛了,它用铁臂撑起身体,发怒地反问我一句:“trash?”

我吓坏了,没想到它还活着。村民们也吓坏了,四处逃离。我从树上跳了下来,和那洋鬼子朋友跑向我们的那辆破车,逃!这次是由我开,也是我在这梦里唯一一次驾驶这辆开蓬老爷车,我已经很久没开过车了,车开得摇摇晃晃,虽然不慢,但总感觉那机器人就要追上来一脚把我们连车带人地踩扁。我紧张得直踩油门,也不敢回头看,只沿着这条公路一直开,忘记了时间,总之我们开了很久很久;我们超了很多辆车,有邮局的车,有拉着木头的大皮卡,还有一辆开得几乎和我们一样快的丰田保姆车(就是你坐直通大巴士去香港,从深圳关口换乘,去香港机场或迪士尼乐园坐的那种保姆车,如果你坐过的话)。但我们开得太快了,以致在黑夜中我们的每一次急转弯都能让车尾灯拉出一两道长长的霓虹拖影。车已开得很远很远,但是路没有尽头,我一直踩着油门没有放;我今天才知道这辆车根本没有刹车,不过没关系,我很喜欢这样一直走下去的感觉。

我躺在一片稻草堆上,我弟睡在我身边,他没有被机器人捉走。在我另一边的耳边突然听到了非常急促的呼吸声---我醒了,没有把眼睛打开,那呼吸声仍然很清晰,我想不出在這間六平米左右的出租房里除了我自己还会有谁。
我睁开眼,用手往声音方向掏了掏,什么也没有,只有床边一堵伸手可及的墙。

嗯,早上好。

我躺在苹果社区的出租房里——一间只能容纳一铺床和一个折叠衣柜的出租房里,没有阳光。我做了个离奇古怪的梦,在忘记之前记录下来。

恐惧苹果社区